茄子宅男必备

>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

花解语听得高兴,心道在这里修行,肯定不会担心受男修欺负了。

她被宋玉婵引着去了副教主花阡陌的洞府,这些一代弟子的洞府基本都在翠竹山上。

挖洞而居,清静自然。

花阡陌的门前栽种着很多的奇花异草,她一天除了处理教派世外,就是在洞府外面摆弄这些花草。

两人到了门前后,看见一身穿仙衣,裙带飘飘的女子正在门前浇花。

宋玉婵与她高兴叫道,“月容姐!”

女子回头,看到她后同样惊喜的叫了出来,“玉婵,回来了?”

她跑上来,高兴的把宋玉婵的小手拉起。

宋玉婵与她笑着夸赞道,“月容姐,几天不见,身上都多了点仙气了?”

柴月蓉拂了下发丝,有些不好意思道,“师傅天天让吃花蜜,不让吃饭,从入门就辟谷到现在了。”

宋玉婵嘻嘻笑道,“仙女嘛,总是要不食人间烟火才对。不然的话,穿着这身衣服,也不好上厕所啊!”

眼神清澈清楚小美女日常写真套图

“这丫头!”

柴月蓉被她逗得直乐,在她脑袋上敲了下。

她注意到了花解语,与宋玉婵抬眉道,“玉婵,这位仙子是?”

宋玉婵连忙介绍,“对了,都来不及跟介绍。这位是我刚结拜的姐姐,花解语。她是沧州守将花荣的胞妹。今日过来,也是为了入门修行的。”

柴月蓉惊喜道,“原来是花荣将军的妹妹,我之前也听兄长提过花荣将军的名号。”

花解语也是熟悉作揖道,“月容姐姐有礼,我在府里,也常听兄长提起柴大官人的名号。”

“们认识就好了!”

宋玉婵高兴的把她们的手放在一起,与她们道,“两位姐姐以后在这里也有个伴了。”

柴月蓉笑着点头,与宋玉婵道,“师傅刚刚上山去了,不在洞府,是去山上,还是去洞府里等一会?”

“上山了?”

宋玉婵好奇道,“山上有什么热闹吗?”

柴月蓉道,“还真有,好像是巫族的一个人大人物来这里拜访教主。教主摆了宴席,还让人摘了蟠桃招待她呢!”

“蟠桃?”

宋玉婵两眼放光,高兴直叫,“那我还是去山上看看,先带解语姐姐熟悉下这里,待会我找机会让师姐收下解语姐姐。”

柴月蓉拉着花解语的手,与宋玉婵笑着点头道,“放心,我会把解语当亲妹妹的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宋玉婵笑着与他们摆手,一个人偷偷溜上了山。

说起来,这上山的路上禁止重重。

其他弟子上去都要走正路,唯有宋玉婵是个例外,从哪里都能上去。

弟子们都说,这是教主给她开了个特权。

她是教主闺女的传言,越发让人信服。

今日翠竹山上确实摆了宴席,来的人还不少。

宋玉婵躲在竹林里,偷偷往宴席上瞧了眼。

那上面摆的都是山珍海味,盘子里装的应该就是传说的龙肝凤爪,蟠桃灵果。

坐在主桌的,有师傅,有三位师娘,还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伙,一看就是巫族的人。

他们的身材魁梧,即便已经变化成最小状态,但是也有两三米高。

宋玉婵对这些人不感兴趣,只是盯着桌上的酒菜直咽口水。

这时候,她的背后被人拍了下。

她做贼心虚,猛地一惊,回过头却不见人影。

她摸了摸肩膀,还以为是被树枝挂掉了。

脑袋刚转过去,脑袋又被人拍了下。

宋玉婵生了气,与周围小声低喝,“是谁在戏弄本姑娘?”

一声嘻嘻坏笑传出,在她对面的土里突然钻出了一个小男孩。

他手里抓着一个蟠桃啃着,与宋玉婵咧嘴乐道,“小狐狸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太岁?”

宋玉婵白了他一眼,与他郁闷道,“不是都说过了,不准叫我小狐狸。”

这小男孩把剩下的半颗蟠桃扔给了她,与她叹气道,“小爷这是在点化,却不自知。”

“点化个脑袋,才是狐狸,家都是狐狸。”

宋玉婵想拿蟠桃砸他,却发现这蟠桃的大小似乎已经超过上千年了。

她不舍的扔,拿着啃了口,与太岁磨了磨牙。

太岁脸皮贼厚,丝毫不介意她的无视,过去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与她介绍道,“知道这宴席的人都是谁吗?”

宋玉婵啃着蟠桃郁闷道,“废话,我哪里认识。”

太岁给她介绍,“看见师傅旁边的那个女人了吗?”

宋玉婵远远盯着这女人,心里面不断浮起不安的感觉,好像走近一步都要匍匐在她的脚下。

她惊得连忙避开目光道,“她的气场好大!”

太岁道,“当然,她就是大巫九凤。巫神强良的胞妹,玄冥巫神的嫡传弟子,现在巫族的领军人物。”

“怪不得。”

宋玉婵砸了砸舌,没想到这个白净冷艳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。

她与太岁好奇道,“那个没脑袋的怪物是谁啊?”

太岁嘘的一声,小心提醒道,“小声点,那个家伙可不好招惹。他叫刑天,当年可是用斧头斩杀过天帝的人物。”

“乖乖哦!”

宋玉婵被蟠桃呛了下,惊吓叫道,“是说玉帝吗?”

太岁摇头道,“在玉帝之前,还有一任人族的天帝。巫族与人族争夺三界的时候,死在了这个刑天的手里。”

宋玉婵小声道,“师傅竟然跟这样的人物打交道啊?”

太岁嘿嘿笑道,“师傅的底细哪里知道,他与巫族的关系,可比想象的要深远。”

“就聪明!”

宋玉婵一口咬完蟠桃,小心把桃核收起,与太岁相求道,“太岁哥哥,这么帅,这么聪明,不做点大事真是可惜了。不如再去给我摘个蟠桃,最好是那种上万年的。等我吃了神功大成,一统三界,将来封个大官。”

太岁乐道,“我同意前面的话,但是后面的话就算了。第一,统一三界还轮不到。第二,这蟠桃我也不是说摘就摘的。瞧见蟠桃林了吗?里面有五个精灵,都是师傅当初从下界带上来的五行地精。他们仗着地势,可调集地火风水之力,我可打不过。”

宋玉婵顿时变了脸色,与他不耐烦道,“这点本事在我面前吹嘘什么,哪里闲着去哪里,别烦本姑娘。”

太岁气的直跳,“这丫头,翻脸不认人啊!”

宋玉婵伸出手指,上面冒了冒火星道,“走不走?不走我用三昧真火了啊!”

“别介,我走还不行!”

太岁拔腿就跑,生平最怕火焰。

为了龙肝风胆,宋玉婵也是拼了。

她钻出了林子,壮着胆子喊了句,“弟子宋玉婵,拜见师傅。”